鳴宮英樹

☛ 不定期更新
☛ 腦洞不會停
☛ 有糧就有文
☛ 沒有繪畫作
☛偶爾COS有

★Plurk:http://www.plurk.com/omiyaeki
★FB:https://www.facebook.com/hananoiro/

©鳴宮英樹
Powered by LOFTER
 

刀劍亂舞/沖田組/想要擁有的顏色

美麗的花田盛開著紅花,那抹嫣紅像鮮血一樣嬌豔,迎風招展的花瓣若有似無的招惹過往的路人──引得人恨不得立刻擁有這抹紅色。

紅花仍搖曳在風中,無人將它摘下;因為它長著尖刺,椎心刺骨地生疼。

***

本丸初期是空曠的,空到都要懷疑這間古色古香的日式建築是否還有人居住。

不過答案是肯定的,這兒居住著一位侍奉稻荷神的少女和一位刀匠──起初少女應該有帶著一個侍衛,但一直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仰頭望著一望無際的藍天白雲,有些熟悉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暗自嘆了口氣。

沒有任何記憶,雖然維持著人類的樣貌,但他明白事情不僅僅如此;曾向少女問過,自己是誰、這裡是哪裡、誰帶他來的,還有很多很多疑問,一時之間也才問出三個。

「你的名字叫做加州清光,這裡是我居住的地方,是我讓刀匠製造你的。」

接著加州清光又拋出疑問:妳是誰、為什麼是刀匠製造了我...明明有著人類的形體卻不是人類?

「我是侍奉稻荷神的祭祀者,通稱審神者,同時是你的主人。你原先是服侍沖田總司的名刀,後來因為稻荷神的神力轉化為人形,呼應我的召喚。」

刀子變成人?這可是前所未有的言論,眨了眨紅色的眼睛盯著自己的手掌心,略顯蒼白的手指指節微微突出、修長而美麗,可是總覺得好像少了些什麼──顏色。

『主,你有顏色嗎?』這是今天第一次不是有關於刀生大事的問題,少女明顯開心許多。

「有是有,不過只有平常使用的胭脂。」

少女從檯子上取下一個雕工精美的小盒子,一打開花香和木頭香味飄散而出,淡淡的很好聞。

加州清光伸出手指掂了掂,指尖鮮豔如血的顏色猶如一朵盛開的紅花。

從此,喜歡上了那樣的紅色。

***

紅花生長在花圃中、草原上、山野間......能到達很遠的地方,卻永遠無法觸碰到,令他仰望的那抹藍天。

紅花每天都在仰望著、嘆息著,如若此生能幸得那樣的藍色,即使粉身碎骨也不會放手。

每天每天想著藍天如何美麗,紅花忘了打磨尖刺、忘了招惹路過的行人,只是靜靜地望著天空。

***

一天,主帶回了一個沒看過的孩子,身上的衣服有些破爛,但是花紋和那柔和的藍卻讓清光有些熟悉。

他忘了──原本的主人沖田總司,曾經披著一模一樣的衣袍,倒臥在血泊中。

那孩子低著頭不發一語,貌似警戒著四周、觀察屋子裡的風吹草動。

「大和守,屋內禁止用刀。」少女按下了緊握刀柄的手,他的手指因過度用力而指節泛白,也似乎因為剛結束戰鬥負傷、血跡斑斑。

大和守並沒有就此放棄,就算不出刀也握著刀柄;那模樣像極了受到驚嚇之後又無家可歸的貓,雖張牙舞爪又惹人憐愛。

「大和守,現在你的主人是我。」一邊重重壓下握刀的手,一邊將手指一根一根扳離開刀柄。

聽到這句話的孩子,終於軟化了態度,洩了氣、失了魂一樣的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就在清光以為一切該結束的時候,主又接著說話。

「清光,這孩子是大和守安定,也曾經侍奉過沖田總司......」

當少女喊清光的名字的時候,安定的肩膀抖了抖;再說出沖田總司四個字的時候,一直低著頭的人猛地抬起視線。

四目相接,清光愣愣地看著那抹近在眼前的藍色,比所有自己見過的天空更美的顏色。

『加州......清光?』迷茫的眼神,漸漸對焦在眼前一抹鮮豔的紅。

清光點點頭,在和主生活在一起的這段時間,也陸續聽過有關於沖田總司的事情,也知道還有大和守安定這樣的一個存在──只是這些都使第三者轉述而來,自己沒有記憶的事情等同於只是聽了一個故事。

『總司他......』說著,藍色的眼睛就像快擰出水來一般的陰鬱。

很顯然,安定擁有部分記憶。背負著記憶總是太過悲傷。

清光很討厭下雨,尤其這片天空即將迎來狂風暴雨。

***

下雨過後,泥土帶著一絲清新的味道。

彷彿整個世界被洗刷過那樣的乾淨,可是紅花並不喜歡。

因為烏雲遮住了天空,遮住了他最鍾愛的那抹青藍。

紅花討厭雨天,不僅讓它狼狽地不再嬌豔甚至失去了顏色,還奪走最珍貴的藍天。

忽然紅花發現頭上撒下一道陰影,是個男孩。

男孩有著天空一般藍的眼睛。

***

加州清光的置物櫃深處,擺放著一個小木盒。

裡面裝著他親手調製的特別胭脂,並不是一般的顏色。

盒子沒有華麗的裝飾,只有刻著加州清光的字體當作唯一裝飾;因為這東西不須裝飾,它的美超越一切令他想永遠保護珍藏。

打開盒子,裡面只裝著一個通體透藍的胭脂塊。

那顏色似曾相識,必任何一種清光見過的天空更加美麗的顏色──想要一直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