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宮英樹

☛ 不定期更新
☛ 腦洞不會停
☛ 有糧就有文
☛ 沒有繪畫作
☛偶爾COS有

★Plurk:http://www.plurk.com/omiyaeki
★FB:https://www.facebook.com/hananoiro/

©鳴宮英樹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韓葉】癥 01

[腦洞作者有話要說]
此篇雖然是全職高手延伸文,但除了人物其他大概跟全職本文毫無關聯,大概,嗯(摳鼻
就是一個傢伙壓力大又中二病發作,故意想營造大人氛圍所產生的腦洞
說到大人啊!那必須要有煙和酒啊!(迂腐###
還要有昏暗的燈光和嗯哼哼哼哼哼哼~ (說人話#


---------------【正文開始】---------------------------

昏暗的街道一個完全無法照到光線的角落,孤單的身影點起寂寞的菸,緩緩吐出的不是煩惱而是虛無,唇畔叼著點點火光映出一張略顯蒼白的臉。

「你這傢伙,躲了十年難道還不夠嗎?」
突然有人打破這寂靜,站在街道外的路口,那兒有盞明滅不定的路燈。
與那毫無朝氣可言的路燈相比,來人的背後是一片繁華地帶,就算到了夜裡一樣人聲鼎沸。


完全是不同的世界。
這種對比讓人不禁想:居然能距離不到數米,簡直相隔一個天地。

「夠,所以我回來了。」帶著不經意的微笑,暗處的人這樣回答並緩緩走出街角。
藉著外面的光線間接投射在他身上才讓人看清,原來是個男人。

微微發皺的襯衫、沒扣上的西料背心、隨意掛在頸部的領結,這分明是酒保的衣裝。但如果由這個男人來演繹酒保,絕對是無法顯露專業的不及格。

非得要用一句話形容他,就是“邋遢”。

「十年了,你還是一如既往。」邋遢的酒保對著另外一人做出直接評價,顯然兩人結識有段時日。
十年是一個坎兒,也許他們的緣分遠遠超過這個數字,誰也不會在意也沒有人會去刻意計算,就這樣過去好些日子。

「我在等你,葉修。」來人完全不在意評論,僅僅簡短回答六個字沒有多餘的贅述也沒有親暱的招呼,直白的一擊。


與葉修那副邋遢帶著輕鬆寫意的樣子不同;這個人緊蹙眉頭,一臉嚴謹還有些嚴厲的味道。同樣身穿酒保服,但被整理得一絲不苟,熨燙整齊的襯衫下顯露出結實肌肉、線條分明,頭髮整齊的梳起,給人乾淨俐落的感覺。

胸前掛著金屬質感的名牌,用羅馬拼音加上花體字寫著:Qing

那是他的名字——韓文清的清。

有時候韓文清會無視葉修的說話方式,因為陷入他的迴圈便會無法自拔,迷失在名為誘惑的迷宮裡。

更多的時候,韓文清不能分辨葉修到底是真心誇獎亦或許是嘲諷,所以有效率又不會自傷的方法只有無視一途。

話說,葉修這個人什麼時候有過真心,連韓文清也無法搞懂其中道理,只能放任葉修隨心所欲。

***
十年前。
城內有條最繁華的街道。
早上是各種美食小吃攤位和服裝飾品,晚上則別有風情——充斥各色酒吧和旅館。
有正當經營的,當然也存在用特殊手法賺錢的。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在夜晚的繁華中各賺各的錢。

這樣的地方出現兩個傳說,有關夜晚帝王這個稱呼。

其一,是一個面帶煞氣還十分兇惡的男人能調出調性溫和且穩重的酒。
其二,是一個看著無害的瘦小少年,卻調出花樣繁多、濃烈深沉的酒。

兩位分別在不同的酒吧服務,實力不相上下,被支持者冠上夜晚帝王的相同稱號。

雖然兩家酒吧競爭激烈,在營業排名爭得頭破血流,但並不影響兩人交情。
沒錯,兩家死對頭的當家酒保卻是私交甚好的友人。
至於怎麼認識的,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
回到當下,曾經的對手兼友人還在互相眼神交流,半句話都沒說。

「你現在,過得好嗎?」韓文清還是率先鬆口了。
他明白,雖然葉修這個人看上去頗為輕浮,骨子裡卻是一個口風相當緊的人。如果自己不先開口被搶了主導權,那話題一定是被對方帶到十萬八千里遠。

「還行,你怎麼找到我的?」彷彿禮尚往來,葉修也還回一個疑問。
「偶然在黑市看到你的打火機。」

聽見對方這樣回答,叼著菸的男人先是一愣,隨後又掛上無所謂的笑容。
「是麼?賣出的價格挺不錯,姑且算你有品味,那可是經典限量款。」

黑市,不僅僅是實質商品,連情報都有得買。
只要出得起價,各種能要的、想要的皆能盡數到手,有需求就有買賣,這是身為夜晚生存者的他們,不能不知道的通路。

平時以韓文清的性格,絕對不會去碰這些。
就算他的能力和驚人的氣勢在黑市頗受尊崇,他本人可是一點都不想沾染這邊的氣息。

但就在某次幫酒吧老闆辦事時去的一次黑市,看見了屬於友人的物品。
雖然不知道來頭,韓文清卻百分百的肯定那是葉修的東西。
因為他永遠記得,葉修專注地盯著那個打火機的神情,既驕傲又溫柔。

平時的葉修,絕對不會露出這樣的神情。
那時候韓文清就知道,他心裡有個人──很重要的人。
超越一切、友情、親情......更加濃烈深厚的某個人。

“ 大概是愛人吧。”

韓文清的心底一直有這樣的聲音,警惕自己不要和葉修靠得太近。
那傢伙太過迷幻、虛虛實實,如果不小心兜了進去,可就無法解開。

「你現在有什麼打算?」過程如何已經不重要,反正現在這個該死的傢伙,悄無聲息十多年終於讓他找到。
「沒什麼,安安靜靜的工作,直到退休。」
「那......」來我的店工作吧!這句話他終究沒有說出口,就這樣吞回肚子裡。
事後想想,每個人有自己的骨氣和自尊心,當下要是這麼說出口,還以為是要包養人呢。


「老韓,我知道你想說啥。」畢竟都認識這麼久,一點默契還是有的。

「至少能讓我知道你在哪?」眼前的這傢伙,既沒有手提電話更不用什麼通訊軟體,除非直接面對面找人,不然葉修的存在和透明人沒兩樣。

「X酒吧。有機會喝兩杯吧。」這個葉修倒是不隱瞞,報了一個名字。

縱使韓文清在這個圈子打滾十多年,也沒聽說過這個酒吧。
要不是他認識這傢伙,一般都會以為他隨口胡說唬人的。

葉修,除去競爭時的爾虞我詐,私下做人還挺真誠。
「嗯,有機會喝兩杯。」

「時間也不早了,再不回去要被扣薪。」葉修說完便隨手摁掉菸頭,匆匆地消失在黑夜裡,連句再見也不說。

「再見。」然後,韓文清也踏上歸途。

夜晚,正要開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