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宮英樹

☛ 不定期更新
☛ 腦洞不會停
☛ 有糧就有文
☛ 沒有繪畫作
☛偶爾COS有

★Plurk:http://www.plurk.com/omiyaeki
★FB:https://www.facebook.com/hananoiro/

©鳴宮英樹
Powered by LOFTER
 

【劍三/短篇/丐明】許你一生小魚干

[腦洞作者]
今天發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
森森的被傷透了心~
但是寶寶莊敬自強,還是堅持日更!!!!!!!!
藥不能停,來人!喂太太們吃糧!

--------【正文開始】---------

在外流浪了好些日子,我仍回到了這裡。
杏花,只有這兒開得最美。
醇酒,只有這裡釀的最烈。
閒來無事,帶上一只燒雞和一壺烈酒,在杏花盛開的林子裡漫步。

挑個花葉茂密的大樹,喝一口香醇烈酒,人生不過如此。
突地,身邊傳來劇烈震動,貌似什麼從樹上砸了下來。
眼明手快抄起酒和食物,不太想明白究竟是哪個煞風景的傢伙破壞寧靜。


「哎喲,疼疼疼……」那個從天而降的男人衣衫不整,或者能直接說他沒穿上衣,光著膀子揉著摔疼的屁股,頂著一頭亂髮不知有沒有整理過。
這裡是丐幫總舵,這樣打扮的人多了去,不用一驚一咋地。
「哎,一定是舵主的酒太香,光是聞著就醉人。」那人抽著鼻子,意圖在花香中分辨酒香的來源。
「嘿,小兄弟挺識貨啊!分口酒喝?」
他晃了晃手裡的空酒壺,一邊貪婪的盯著我手中的小罈子。
本想拒絕,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一個人喝悶酒不如兩人對飲,何樂不為?


將罈子慎重地交給他,四海為家多一個朋友也沒有什麼不好。
那丐幫抬手就是灌下大半,一點也不客氣。
「咳,別直直盯住人呀!不會白喝你的。」

還以為本大爺捨不得那些酒,才不跟一般人計較。
丐幫甩手丟出一串兒醃漬物,還來不及看清已經接到手裡。
「喏,小魚干,下酒很香的。」

視線這才從那人身上離開,盯著手中的乾貨出神。
在光明頂的日子,每天必做的事兒就是幫掌門去往生澗的儲藏地附近取些小魚干。
那段時間,是最愜意的生活。
雖然練功辛苦,卻是不用多想其他的事情。
日夜守候在那兒的,除了聖女,就是一群貓。
那小毛球蹭在腳邊的溫熱觸感,依稀烙印在記憶裡。

「謝謝。」咬一口小魚干,或許味道有些不同,也帶著回憶。
「下次,我們去君山吧!我帶自己釀的酒!」
沒有經過誰的同意,丐幫擅自就決定了,還一臉純真開朗的笑容。

「我還沒有答應。」低下拉起帽沿的臉,冷漠的回應。
「有啥關係,今天喝了你的酒,明天我還你一罈!」親暱地摟住我的肩膀,那丐幫很是熱情,一點都不像初次見面的人。

「......」決定不去理會那個自來熟的丐幫,認命低頭啃著小魚干。

「你好像很喜歡這小魚干?」沒想到丐幫卻往奇妙的地方誤解。
「不........」不是特別喜歡,這句話還沒說完呢,前面的人已經擅自打斷。

「看你也是流浪的吧!人在江湖,四海皆兄弟!跟著大哥混,大哥多得是魚干!」這位大哥,我不是要做小弟的呀......還有許諾小魚干是怎麼回事......
「我......」我身上姑且還是帶著盤纏,也有好好工作,其實不用人帶......
「哎!別客氣,相逢自是有緣......」這次,換我打斷那個丐幫。

從兜裡默默取出一片金葉子,放在他的手心上。
我有錢,可以自己一個人。

「哥──帶我走吧!」那丐幫突然轉變音調,急忙抱住我。
那傢伙渾身肌肉,一時間被抓住也是動彈不得。
縱使我的本職擅長隱匿身形更擅長暗殺,遇到這種情況根本束手無策。

「我想自己練。」暗殺者總有一天會被別的暗殺者盯上,多帶個人就是多帶一個風險,傻子才會答應。

「我可以做很多事的!」丐幫持續不依不饒,只差沒有在地上打滾。

........郭岩,你弟子藥不能停。

「我會燒雞!」丐幫開始了他的毛遂自薦求帶上之旅。
──無視。

「我會打架!」
──我還會殺怪呢!無視。

「我會煮飯!」
──我用彎刀切菜也不是問題,無視。

「我會釀酒!」
──這、我有錢買酒!自釀的也不一定好喝!無視!

「我有很多小魚干!」

........................這不是犯規嗎?

「我可以特製多種口味小魚干!」

無──我要無視他!必須無視他!

「你看,這是用寇島特製的醬油醃漬的,香醇可口。還有蜀川來的香料配上小魚干,香辣有勁!你看這個......」

「隨便你。」把唾沫嚥回喉嚨,我決定離開這個地方,不要再聽那傢伙敘述小魚干如何好吃。

「帶上我吧!我給你小魚干!」


下次,又會有什麼樣的酒好喝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