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宮英樹

☛ 不定期更新
☛ 腦洞不會停
☛ 有糧就有文
☛ 沒有繪畫作
☛偶爾COS有

★Plurk:http://www.plurk.com/omiyaeki
★FB:https://www.facebook.com/hananoiro/

©鳴宮英樹
Powered by LOFTER
 

【全職/韓葉】癥 02

[腦洞作者]
食用本文注意須知
*人物角色除外,與《全職高手》內容無關聯,故事劇情完全由腦洞組成
*內容可能含有菸酒相關,好孩子等成年之後才能嘗試唷
*作者是個腦洞間中二病末期患者,有時候會爆字數形容場景
*由於作者根本還沒構思結尾,所以此篇沒有預計何時結束(您
*隨時會沒梗,歡迎太太們私訊來污,正面上我(?
昨天半夜在面書碼了個搶先看,幾乎是邊睡邊碼文
早上醒來居然還看得懂裡面的劇情真是太神了杰克!
咱們就繼續看看韓文清大大如何和葉修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來人!喂太太們吃糧!

------------【正文開始】-------------


十幾年前,這裡還沒完全開發,頂多算得上交通方便地段便宜的小郊區。
今個兒趕上好日子,開工大吉,居然有兩家酒吧開幕,撞日了。

開張本是好事,但別人也開張,這也不能說完全沒疙瘩。
撇開迷信不談,談談生意吧!

假設時間錯開,完全沒有別人爭的時候,打出限定優惠客源絕對絡繹不絕。
但今天出現另外一個選項,客人可選擇的東西更自由,同時會產生大幅度的比較,就算兩家店主沒有特別在意,被拱到最後還是會惱怒。
原本兩個不相識的少年,因為這個巧合,少略耳聞對方。

G酒吧,有個少年靜靜地站在角落。
穿著有些不合身的衣服,抿緊下唇不發一語。
第一次接觸這樣的場合,難免顯得侷促和不適應;但要是這麼下去,整場的氣氛就要被他所破壞。
他們是一家主打音樂的休閒酒吧,在營業期間的固定時段,都會有專業演奏者站在中間的圓形舞台上演奏樂器,讓來客享受放鬆的氛圍。
這裡有古典的鋼琴、小提琴、薩克斯風和a cappella(人聲樂團),曲風長期是輕音樂穿插Bossa Nova;偶爾有電子吉他樂團、地下樂團的發表會,配合不同主題會有各種花樣的宣傳,是一間頗具特色的酒吧。

「你其實不用來的。」老闆拍拍少年的肩膀,語調很是輕鬆。
「我還得工作養活自己。」
這個少年,懷抱著自由的夢想,但家中的教育卻是嚴謹規範著他的生活。
不想被迫走向規劃好的人生,所以他逃了出來──
以上是根據本人所說的,實際情況老闆也不太清楚。
因為他們是在一家飯館偶然遇見的。

時間再往前幾個月。
當天正好適逢飯點,座位幾乎都坐滿了;不得已,一個中年要過三十的大叔只好向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問座位。
兩人併桌之後為化解尷尬,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居然深談到了人生夢想!

聽了少年的際遇後,大叔也說出自己的理想是開一間酒吧,充滿成熟大人氣息的酒吧。
──在一天工作勞累之後,能有一個地方歇歇腳、聽聽音樂還可以喝上一點小酒,這可是人生一大樂事。
少年的表情始終沒有變化,只是默默地扒著飯,偶爾露出表示贊同或是善意的微笑,除此之外,他說的話幾乎只有自我介紹那一段。
聽完中年男子的理想,沒有嘲笑也沒有疑惑,靜靜地從行李中抱出一個小布包──原來這個孩子離家的事情並沒有說謊,一般人不會吃個飯還把家當帶在身上的吧?
「這是......?」總不會是毒品或是爆裂物吧?離家少年的身上要是再出現這兩者之一,他可就要叫警察了!
「投資。」少年開朗地笑著,似乎沒有一點雜質。
已經做好報警打算,將手提電話拿在手上的大叔,被短短兩個字嗆住了呼吸。
「......啥?」腦袋一片懵,中年男子的思考有點兒跟不上年輕小夥子。
「這些算是我的投資,我覺得你的方法能行。」少年依然保持微笑。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好不容易聽懂對方的話,順過氣、才將布包接過來打開。
袋子裡果真──躺著一筆財產。
不用細算,裡面少說有個幾來萬。
但是,一個離家少年身上帶著不符合身分的巨款──怎麼想都令人懷疑。
「這是我打工攢下來的錢,平常一個人的開銷也很小,所以都存起來了。」所以這錢很乾淨,不用擔心來源。
少年使出連串的打擊讓經歷風霜、飽經人事的大叔一臉懵逼,在別人看來或許忒不科學,事實上卻發生了。
「這不科學。」破除震驚之後,大叔第一句話居然是像傻子一樣的台詞。
少年沒有回應,眨著雙眼直直盯著他,彷彿等待著人繼續說下去。
「你看,」中年男人喝口水佯裝鎮定,不知道這孩子是真傻還是另有所圖,太可疑了。「咱們倆今天第一次見,我們只是閒來沒事聊聊天,你就說要投資......就不怕我坑你?」有點難以啟齒,不過要是不瞭解情況的路人看到,真以為他堂堂正經人是個金光黨那可不好。
「要是你存心坑人,就不會和我說這些。還有,你又沒驗鈔,要是我給的是假鈔怎麼辦?」少年不在乎的淡然一笑,提出一個更大的盲點。
對呀!一個離家少年身懷鉅款本來就很可疑,提出解釋也可以說謊......如果是一包假鈔可信度還比較高。
中年男人“哎呀哎唷”的鬧著心,把布包放到桌上進入深沉思考。
「你放心,如果要耍你我也不會說這些。錢是真的,打工存錢的事情也是真的。」
「所以你真要投資?」男子還不太相信如此小說般的際遇,怎麼就落到他頭上。
「記得剛剛我說過,你的想法可行。」是一個會火的構想,這些錢,算是贊同的投資吧。
中年男子有些不可思議地看著少年。
充滿謎團的少年不僅思想老成,對於商業手段和精準的判斷也有一定基礎......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
「既然要投資,我們是不是該簽個合同?」略為蒼白的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仔細聽似乎還富有節奏。「還有我希望在你的酒吧裡擔任員工。」
「等等等等,這麼突然我什麼也沒帶呀!我只是來吃個飯的好嘛!」男子揮手打斷對方,一不小心又要被這孩子牽著鼻子走,真是嚇出一身冷汗。
還有,既然是合夥人,要工作幹嘛?等分紅不是更加輕鬆寫意?
「這些是我身上全部財產,所以還得工作撐到可以分紅的日子。」
聽完,男子一拍額頭,眼前的人氣場太過強勢,都忘了其實他是逃家少年來著。
「我可沒有多少工資發給你,畢竟開店初期開銷很大的。」男子誠實地說出自己的窘境。
「管吃住就行。」少年也無欲無求到令人髮指的地步。「對了,還沒有說過我的命字吧?我叫葉修,以後請多關照,老闆。」

於是,少年和一個奔三大叔的夢想即將啟動──

這個孩子,將身上最後一筆資產交給了他,並說要投資他開酒吧。
就算是作夢,他陶軒姑且就信了。

回到G酒吧的現場,陶軒和葉修還繼續在角落竊私語。
「我也能彈鋼琴的!」葉修表示對於陶軒的決策他有所不服。
「就你那琴藝,我的招牌就要給你砸了!」
原先知道葉修會樂器的時候他可震驚不小,想說這謎樣少年樣樣精通,該不會是不可思議王國逃出來的王子吧?
但事實證明,這種非現實主義的劇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要真發生,那也太瑪莉蘇。
實際聽過葉修的演奏之後,陶軒的玻璃心幾乎是碎了一地。
那已經不能用音樂兩個字去概括,他的演奏根本想一場戰爭!毫無美感可言,只有節奏和音調是對的,但音律中的強弱及情感完全沒有!完!全!不存在!
「你也別怕,現在還不會要你正式開始這樣的工作,前輩會教你的。」兩人爭執到最後的結果,就是讓葉修去當酒保。
為什麼是酒保呢?
葉修對於味道有相當高的敏銳度,還有腦子裡無窮無盡的創意巧思,正好這兩者都是花式調酒必備的條件,這個工作再適合不過。
但是考慮到他本人之前完全沒有碰過相關工作毫無經驗,無奈之下陶軒只得再雇用一個經驗豐富的老酒保來帶帶這個剛出甜蜜窩的小新人了。

「好吧,沒試過怎麼知道自己不行?」除去不安,葉修相信有心便能做到。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才,將自己發揮到最好就能破除障礙。
誰也沒想到,這個當初什麼都不會並有著強烈不安的離家少年,在短短年內獲得夜晚帝王這個稱號。

而擁有相同稱號的另一人,也在不遠的B酒吧悄悄誕生。
那正是和G酒吧同一天開幕的競爭對手,或許這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這是今天加入的新員工,韓文清。」
在一片掌聲之中,一個嫩的臉從敬禮抬起頭,堅定的直視前方。
與葉修平易近人的態度不同,這個孩子幾乎能算是不苟言笑,嘴角微微剛毅的抿起,甚至給人一種嚴謹的印象。

「各位前輩請多指教。」沒有冗長的台詞、更沒有過多的阿諛奉承,僅僅一句話再沒有更多。韓文清閉上嘴,像是一座木雕那樣地杵在原地。

「文清他是新來的,大家要好好照顧他啊!還有這孩子不太擅長表達情緒,大家也就不要誤會。他其實很善良的。」B酒吧的老闆掛著微笑和眾人解釋。
老闆,你確定收進來的人不是顧門而是酒保嗎?我都想跪著交保護費了啊喂!全體員工這樣的心聲很顯然沒有傳達到老闆心裡。

韓文清又深深一鞠躬。「多有得罪的地方還請前輩多多海涵。」

未來的帝王,在不同的地方努力著,朝著相同的目標前進。

夜晚,還長著呢。

TBC.